关键词不能为空

当前您在: 股票配资 > 外汇配资 >

花果金融实控人塔拉涉嫌违法被抓,6亿逾期资金流向何方?

作者:admin
来源:https://www.wendait.com
日期:2019-04-21 11:00
花果金融

文末署名

作者:财经名侦探

来源:公众号:财经名侦探(cjtanzhang)

近日,探长接到众多投资者举报信,称互联网金融平台花果金融存在虚构集资用途,以虚假标的和高回报率为诱饵,非法占有和使用了5050位投资人近10亿元资金。平台实控人塔拉存在同时控制多个关联公司的违规操作行为。

探长根据众多投资者提供的材料信息发现,塔拉将投资者的逾期资金主要投向了货币基金和新三板项目。目前,该平台已逾期超两周,逾期金额高达6亿元,已经摇摇欲坠。

自融开创多家“壳”私募

随着花果金融近期逾期受舆论压迫影响,与其相关联的众多公司也浮出水面。

公开资料显示,花果金融系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理事单位,成立于2013年10月,平台于2014年1月上线,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资本4850万元,法人代表为塔拉,运营主体为北京花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其办公地址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东园523号楼1507。工商信息显示,法人代表塔拉旗下共有13家控股公司,涉及多个领域。

探长从该平台官网获悉,花果金融平台投资的主要标的有六种:远山计划、易计划、担保贷款、融资租赁、供应链和小微贷款。而张女士的投资款主要投向了一个叫“远山计划”的项目。

按照花果金融官网介绍,远山计划-农友宝是花果金融平台推出的一款低风险、稳健型固定期限投资产品,借款人通过花果金融平台向债权人借款,用于向远山利丰支付赊购生活、生产资料的货款。

据张女士向探长透露,当时,平台宣传农友宝等项目是“稳健型,低风险”,还有资金保障条款“若农产者逾期,远山利丰承诺回购债权”(目前这些内容网站后台操作已删除)。

探长进一步调查发现,花果金融平台首页主推的“远山计划”项目中,其远山利丰的股东为十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北京华彬文化基金会,但巧合的是,十月投资正好为花果金融母公司,且控股股东为塔拉。工商信息显示,北京远山利丰科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塔拉,股东为十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1000万元,实缴0元。

“查询远山利丰,可以看到其董事长也是塔拉,那么远山利丰从花果金融借钱,相当于从投资人手里拿的钱,最后到了塔拉自己的手里。”张女士向探长说道。

华南某互联网金融品牌总监告诉探长,很多自融平台都是庞氏骗局。对于散户而言,资保本最重要,不投看不懂和自己心里没底的。

与十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持股远山利丰的还有北京华彬文化基金会,据了解,其隶属于华彬集团文体产业板块。其中广为人知的包括红牛饮料,唯他可可天然椰子水。

有意思的是,探长查阅工商信息发现,十月投资并没有任何业务。并且,塔拉在控股花果金融和十月投资之外旗下还有11家公司,在公司股东和监事名单处均出现了塔拉,其旗下公司布局多个领域,相互控股和持股,可谓环环相扣。包括十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内,塔拉还持股几家私募机构以及担任其重要管理层岗位。

证券私募也有涉猎

具体来看,塔拉主要持股北京镒金恒睿投资中心、北京恒基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私募机构。其中,北京恒基发投资旗下有5只创投基金,分别为北京中恒镒金投资中心、北京博恒镒金投资中心、北京广恒镒金投资中心、北京精恒镒金投资中心、北京汲古文化艺术投资中心。

而北京镒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监事一职由塔拉担任,主要方向为证券私募。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北京镒金投资目前旗下仅有一只产品,为镒金万源新三板一号。该产品成立以来业绩表现长期不佳,累计收益率为-32.9%,最大回撤在7月4日超过了35%,最新单位净值仅为0.6元。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镒金万源新三板一号去年四季度持有40万股奥翔药业,位列该股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成为唯一一家进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机构。该只个股去年四季度股价下跌12%。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该产品已不再奥翔药业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

除此之外,塔拉还有一个中瑞富信董事长的身份。值得注意的是,花果金融、中瑞富信、利基金融三家平台同属于中瑞富信资产旗下。

目前中瑞富信公司官网已经处于无法打开状态,探长利用第三方平台查询该网站历史快照显示,该公司曾大量配置固定收益类、债券类等理财产品。

而早在今年1月,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就曾指出花果金融涉嫌自保,关联公司为中瑞富信和利基金融。

也就是说,这几家公司均成了塔拉的“壳”。

探长认为,该平台存在变现自融的同时,还存在不同主体资金挪用的可能性。

要知道,金融平台最常玩的套路就是互相嵌套。很多私募机构以其名义通过网络平台向社会借款,而这就变相打破私募性质,成为吸收公众资金的业务,而当私募把钱用在其他项目时,相当于把私募业务变公募业务。

如果平台披露的信息中存在借款公司为平台实控人或股东控制的企业,那么该平台已经有自融嫌疑,不过只是嫌疑,想要坐实很难。而降低风险最基本的原则本身应该去做一些风险较小的项目。

资金流向货基和新三板

就是这样一家结构复杂的公司,如今让很多投资人投诉无门。向探长提供素材的张女士(化名)于2016年8月多次累计投资186.61万元,目前尚有58.75万元资金未回款,她表示,“不止我们一家受害者,大家初步估计有5050名投资者,合计投资金额近10亿元,其中不乏有些个人散户投资金额高达2000万元。”

根据张女士提供的线索,探长查出此前花果金融已经发生了兑付危机。回溯事件,6月26日,花果金融发公告称,金融债权逐渐出现逾期,且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控制改善,计划三个工作日内向投资人公布应对方案。不过,花果金融并未在公告中提及逾期原因。

张女士表示,此前在选择该平台时,经考证发现证照齐全,拥有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备案证明,并且上线上海银行资金存管系统。此前一直运营良好,且其利率并未高于法律所保护的24%,导致很多人信任平台,进行了大量投资。

6月29日,时隔三个工作日后,花果金融如约发布最新应对方案公告。公告中提及花果金融前期部分项目出现了坏账,导致资金链断裂,形成了回款逾期。目前花果金融借贷项目中,大部分都在正常运作,只要花果金融正常运营,该部分项目投入资金可以按序逐步收回。

值得注意的是,在清算兑付计划里,花果金融只提到,对于投资额在5万以下(含5万)的投资人在7个工作日内完成本金5%的首期款兑付,而对于其他剩余本金部分将另行发布方案展期兑付。

“就我接触的平台维权投资者,投资额度人均都在10万元左右,另行发布估计是塔拉的延缓之计。”张女士认为。

网贷天眼数据显示,在花果金融6月26日逾期之前的半个月,其控制人塔拉已经开始抽逃公司财产,近30日内塔拉从公司内转出资金共计7372.16万元。如果按照7月9日为时间节点计算,近30日内塔拉从公司内转出资金已高达1.02亿元。

“此前有两个大额投资者在6月15日接到该平台深夜打来威胁电话,要求在网平台里充值50万元,否则平台难以运转。”张女士透露。

“查资金流向可能才是最简单有效,不少投资者朋友都查到了花果金融的充值记录,发现花果逾期的资金大部分都流向第三方基金交易平台天天盈和新三板项目。”张女士向探长展示出资金流向截图。

图片信息显示,一部分投资者的资金被转向了天天盈(货基定投直销),还有一部分投资者的资金被转向了新三板产品,比如证通股份等。

公开信息显示,天天盈隶属于汇付天下有限公司旗下基金支付凭条,汇付天下于2014年拿到基金销售牌照,天天盈平台主要满足基金公司直销需求。

除此之外,还有少量投资者逾期资金流向了银行等机构。

根据网贷天眼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花果金融待偿还金额高达6亿元,平台近30日内转出资金高达1亿元。

探长找到了一个录音文件,内容包含投资者与某区民警,对话中提到,“已立案,塔拉已经被刑事拘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it.com/40162.html

花果金融实控人塔拉涉嫌违法被抓,6亿逾期资金流向何方?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