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当前您在: 股票配资 > 金融记 >

【怎么玩股票】身陷云南白药,新华都艰难保壳,福建前首富“豪赌”后进退维谷

作者:admin
来源:https://www.wendait.com
日期:2019-05-15 13:00
怎么玩股票


作者|王洪臣

来源|野马财经


“我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收购云南白药股份时,陈发树曾如此说。敢于花十亿聘请“打工皇帝”唐骏,耗十年拿下云南白药(000538.SZ),陈发树的骨子里有一股“豪赌”的狠劲儿。


只是如今,和云南白药拥有着同样实控人的数万新华都(002264.SZ)股民,对陈发树的抉择早已心生寒意。


随着证监会的批文下达,云南白药吸收合并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控股”)的整体上市计划已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两天后的5月16日,云南白药将开始停牌,直至现金选择权申报期结束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后复牌。


对陈发树来说,十年布局终于要迎来“结果”,意义重大。但是,此时的云南白药已今非昔比,他不得不面对营收增长疲软、净利增幅放缓的事实。而另一方面,他的“起家之地”新华都已然在保壳的道路上挣扎数年。


进退维谷,或许是陈发树“豪赌”云南白药最不愿看到的情景。


那些年,陈发树追过的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创立于1902年,创始人为“滇南名医”曲焕章。如今这味百年名药已家喻户晓、位列五大国家级保密处方之一,但其早期的发展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云南白药最早名为“万应百宝丹”,是曲焕章22岁时研制而成的独门特效治伤药。1916年,曲焕章将其改名为“曲焕章白药”,之后随着其神奇的疗效而声名鹊起。特别是在抗战时期,白药国内年销量达到40万瓶,造就了一时“神话”。但令人惋惜的是,曲焕章后来为保护秘方遭人陷害,含恨而终。


1956年,曲焕章遗孀缪兰英将白药秘方献给新中国,由昆明制药厂生产,并由此更名为“云南白药”。但在1993年改制上市前,云南白药的发展都较为缓慢。此后,王明辉出任云南白药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公司重新崛起,市值一度冲破千亿大关,成为传统中药股龙头。


2007年,王明辉进入长江商学院二期CEO班进修。在这个班上,他认识了一位只有小学四年级学历的福建富豪,便是陈发树。彼时陈发树凭借紫金矿业上市身价暴涨,已然百亿。


结识王明辉,是陈发树与云南白药十年恩怨的开始。此后他对这家百年老字号产生了浓厚兴趣,开始等待出手的时机。


2009年下半年,云南红塔因“回归烟草主业”,挂牌出让6581万股云南白药。见此机会,志在必得的陈发树直接给出了22亿元的报价,并将这笔巨款一次性打入了云南红塔的账户。


当时过于兴奋的陈发树没有想到,这次对云南白药发起的“追求”,会将他拖入长达数年的纠纷之中。


根据陈发树与云南红塔的协议,这笔股权转让必须经过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但是,这一纸批复,让陈发树等了足足两年多,最终等来的是中国烟草总公司对这笔股份转让的否决。


2011年11月,失望的陈发树向云南省高院提起诉讼,要求红塔集团履行2年前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赔偿损失。但一审陈发树败诉,不服气的他在一个多月后就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红塔集团向陈发树返还22亿本金及利息,但驳回了陈发树追讨股权的请求。


五年时间,陈发树不仅没有拿到一点股份,还付出了3400多万巨额诉讼费,一度被人称为“陈秋菊”。


图片来源:华商名人堂网站


但,陈发树对云南白药是“真爱”。


官司败诉一年多后,陈发树索性在二级市场开启“买买买”模式。云南白药2015年半年报显示,陈发树已通过旗下新华都实业及其个人持股合计持股3478.32万股,持股比例3.34%,一跃成为云南白药第四大股东。按照当时的市价,陈发树当时就投入了真金白银20多亿。


此后,国企混改拉开帷幕,为陈发树送来了绝佳的机会。


2016年9月,云南白药控股股东白药控股混改方案公布,拟引入新股东。觊觎已久的陈发树“孤注一掷”,发起了最后冲击。


2016年12月底,云南白药发布公告显示,为此次增资,陈发树及其新华都需要支付的金额为254亿元。这一数字已超过彼时他在胡润富豪榜上250亿身价,更超过新华都2016年上半年的总资产。


“我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陈发树对《财新》表示。


由此,陈发树控制了云南白药25.01%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18年7月,白药控股发布公告,选举陈发树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历时十年,陈发树似乎终于将云南白药追到手中。但在他身后,曾经的崛起之地却已陷入“保壳”苦战。


发迹新华都,今成“黄脸婆”


据传在陈发树早年,其母曾为他算命,算命先生说“发家起于木,若想更大发展,不可限于木”。这件事虽然难以考证,但却暗合了陈发树的发家、崛起之路。


陈发树16岁在安溪林场做搬运工,27岁成为当地有名的木材贩卖商,属于“发家起于木”。1987年,陈发树盘下一家杂货店,取名“华都百货”,做起了零售生意,“更大的发展”就此启程。


此后,生意越来越红火的陈发树开始做百货连锁,在厦门、福州等地开设了多家华都购物广场。1997年,也就是十年之后,陈发树将自己当初的杂货店,做成了闽南最大的民营百货企业。


但是,1998年陈氏兄弟闹出“分家风波”,最终华都百货被一分为二,弟弟陈晋江执掌“大华都”,陈发树则另立“新华都”继续发展。到了2007年,新华都已经拥有32家超市,资产规模达到12.8亿元,一年净利润超过1.3亿元。


2008年7月,新华都在深交所上市,市值近50亿元。同年,神奇“逆袭”的紫金矿业回归A股,当时陈发树持有该公司33%的股权,市值高达155.29亿元。


还是在2008年,低调的陈发树宣布聘用唐骏为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开出10亿薪酬,一手将唐骏推向了“打工皇帝”的宝座。


此后,陈发树将新华都的投资项目交由唐骏把控。而唐骏虽然帮他先后拿下港澳资讯、青岛啤酒等重要投资。不过,在“追求”云南白药的道路上,唐骏却给老板陈发树埋了一颗大雷。


“我们只跟红塔方面见了一面,我花了10分钟时间读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觉得没有问题,就让陈总签字了。”彼时唐骏曾有些得意的回忆说。


但是,事实证明,这一致命的10分钟开启了陈发树此后与云南白药的十年纠缠。与此同时,新华都逐渐陷入经营困境,露出疲于“保壳”的光景。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2013年,新华都出现首次亏损,从此开始,其扣非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6年时间均未能扭转。


在此期间,新华都依靠补助、出售房产、子公司股权等方式艰难保壳。进入2019年后,仅一季度新华都就关店19家,创下自身关店记录。而该批关店共损失金额7532万元,对新华都可谓“雪上加霜”。


新华都的如此业绩,似乎证明陈发树另寻“新欢”云南白药是正确的选择。但是,新华都虽已沦为“黄脸婆”,云南白药就真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了吗?


却也未必。


新欢旧爱,福建首富或遭两头堵?


云南白药的业绩已露疲态。

据2019年第一个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69.73亿元,同比增长10.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46亿元,同比增长4.97%。4.97%的数据,是公司23年来增幅最低的一次。


近年来,云南白药提出“大白药、大健康”战略,坚定走多元化道路。据2018年年报显示,云南白药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四大板块,分别是药品、健康产品、中药资源和医药商业。


其中,云南白药药品、健康、中药资源盈利近年来均有所下滑。另外,云南白药曾经的“神药”粉末已不是支撑云南白药业绩的主力,牙膏已取而代之。


其中,云南白药牙膏市场份额约18.1%,位居全国第二位。但是,也是在2018年,云南白药牙膏深陷“处方药”事件,即牙膏添加氨甲环酸事件,对其品牌打击甚大。


公开信息显示,云南白药与片仔癀、安宫牛黄丸、六神丸、华佗再造丸是5个国家级保密处方。但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云南白药的研发费用占比处于较低水平。


2018年报数据显示,当年云南白药对研发的投入金额为1.1亿元,仅占营收的0.41%。而2014-2018年的研发费用显示,其占收入都不足1%。与同行相比,天士力研发占比3.24%,白云山占1.39%,同仁堂占比0.6%,都比云南白药高出一块。


这还是与研发投入普遍不高的中医行业比较,如果与西医巨头相比,云南白药的这点投入恐怕连零头都不够。


面对这样一个云南白药,有的股东已萌生去意。4月3日,中国平安颁发减持公告,拟减持云南白药3%的股份。中国平安称,“本项投资是平安人寿坚持长期价值投资的结果,减持计划是公司整体投资组合再平衡和动态调整的一部分。”


其实,早在陈发树入主云南白药时,中国平安就已经带头减持。并且,在此次云南白药整体上市,吸收合并大股东白药控股的重组案表决中,中国平安投下了否决票。


显然,中国平安对“陈氏”云南白药有些自己的看法。但是,“旧爱”新华都疲于保壳,紫金矿业股份所剩无几,“豪赌”之下的陈发树已没有退路,只能向前。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留言区说出你的看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it.com/40630.html

【怎么玩股票】身陷云南白药,新华都艰难保壳,福建前首富“豪赌”后进退维谷的相关文章